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981856001股哥的博客

 
 
 

日志

 
 

难忘的兵团岁月(五)  

2015-06-04 19:23:04|  分类: 宏图桥战友文章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原浙兵二师六团二营八连 汤建平
                                                                                                    难忘的兵团岁月(四)               
                大坝加固工程完成后,接下来的工作便是在这块围垦的土地上挖河开渠,解决水利灌溉的问题。  
               挖河开渠的劳动并不亚于围海造田的艰苦。上百公里纵横交错的河道以及田间的灌溉沟渠都必须在春播以前完成。开挖河道除了不需要修筑像拦江大坝那么高的大坝以外,与围海造田基本没有什么两样。我们仍然是早出晚归,因为经历过了围海造田,这挖河筑坝自然是不在话下。虽然劳动强度大,但数九寒冬参加这样的劳动却是热乎乎的。然而,殊不知在这海涂上挖河筑坝却还有一项比围海造田更为艰苦的劳动。拦江大坝需用沙包、石块加固,河道两旁的堤坝虽然不需要这种方式加固,但是如果不加固,雨水一来也许河道堤坝就会被夷为平地。于是,我们就采用灌浆方式加固堤坝。我们在开挖河道的同时,在两边的堤坝上也挖掘一人多深的壕沟,再注入水和泥浆。这时,我们就必须挽起裤腿,下到壕沟冰冷的泥水中,双脚像踩咸菜似的不停地踩踏,捣鼓壕沟中的泥浆,上面的人不时往下面注水下土。在这天寒地冻的海涂上,阵阵海风吹得人直打哆嗦,在刺骨的泥水中踩踏的双脚仿佛并不是自己的,一点都不听使唤。尽管如此,人人还是强忍着,谁都不愿服输。 
                然而,人毕竟不是铁打的,我终于病倒了。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完二十多里路回到营房的,夜里便开始发烧、昏迷。我在昏昏沉沉中感觉,似乎自己变得非常非常的轻,慢慢地、慢慢地升入到天空,无所凭借,腾云驾雾,仿佛如庄子所云“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在空中到处飘荡。突然,又像一下子跌入了万丈深渊,冷得仿佛整个人浸在冰窖中似的。我不停地挣扎,我想喊,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忽然,无数大大小小铁球似的东西铺天盖地地朝我砸来,似乎都砸在我的脑袋上,砸得我的脑袋“嗡嗡”作响。我想睁开眼看一看,可眼皮怎么也抬不起来,只觉得眼前亮光光的,并不像刚才那样黑咕隆咚了。眼前的亮光就像火团似的越来越刺眼,浑身也像要冒火似的热得难受。我的手胡乱地抓着,可怎么也用不出劲来,那手脚好像并不是我自己的了。我用出浑身的力气踢脚挥手,只听“嘣”的一声,我的脚踢到了床板上,终于醒了。我睡的是上铺,这时我的下铺喊道:“你在发什么神经?”我这才发现自己浑身烫得像火球似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发高烧,但我知道自己肯定是生病了。  
             正在这时,起床号吹响了。霎那间,宿舍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大家都在抢时间穿衣服,叠被子,争先恐后地奔出营房跑去操场集合。  
            排长过来看见我还睡在床上,一把掀掉我的被子,喊道:“起床了,起床了,怎么还在睡?”可是当他的手接触到我的脸庞时,突然像被蝎子蛰了一下似的,在半空中僵住了,关切地问道:“你生病了?”然后他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自言自语道:“烧得可不轻啊!”转而又对我说:“你好好休息,等早操结束后,我叫卫生员来给你看一下!”说完就出门了。 早饭过后,连部卫生员来给我量了体温,然后给我吃了几粒药。不一会她又请来了营部卫生员,给我做了仔细检查。卫生员临走时再三叮嘱,要我不要起床,好好休息! 
            几天后,我高烧虽然退了,但是仍然滴水不进,看见饭就恶心,人于是就瘦得不行,仿佛一阵风来就能把我吹倒。如果用皮包骨头来形容,显然并不夸张。虽然我能够下床稍微走动几步,但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要爬到上铺去睡觉就比登天还难。卫生员专门请了团卫生队的医生来给我看了好几次,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只好关照我多休息了事。连长、指导员看我行动不便,就派人给我送来了连部一张小棕棚,在宿舍的空地上给我搭了一张床,把我从上铺移了下来。同事们看到我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都以为我活不久了,我看得出他们的眼里都流溢出同情的目光;我就像将要被宰杀的眼里噙着泪水的老牛一样,心里感到无比的哀伤;医生因差不出我的病源而束手无策。其实,我自己心里十分清楚,这是由于超体力的劳动,耐不住寒气侵入而大病过后所引发的极度虚弱。当时我想,是否能挺得过这一关,也只有听天由命了。然而,奇迹发生了,我的人生意志终于战胜了可怕的病魔。在战友们的精心照顾和连排领导的殷切关怀下,我终于渐渐地恢复了健康,而且身体比生病前更为强壮,精力更为充沛。这时,我似乎感觉到吃饭特别的香,仿佛世上没有比白米饭更好吃的东西了,以至于那时吃饭的味道到现在我还留有深刻的印象。因为当时连队的一日三餐不能满足我的需求,于是我便像野猫似的到处觅食。 
         有一次,我和排里的两位战士一起来到一户农户家中(当时,附近公社已安排一批农民移到新围垦的海涂上安家落户,和我们兵团隔河为邻),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近农户家,只觉得一股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已经熏得我们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屋里围着灶台坐着三个四、五十岁的男子,看样子显然不是一户人家。三个农民见我们进去,明显流露出非常惊慌的神色。因为,当时在六团有个别战士时常以强凌弱,打架斗殴,暗地里违反纪律出入农民家中抢夺食物,有的甚至敲诈勒索,调戏妇女,所以农民很不待见我们,有的农民还到团里告状,愤怒地称之为“新社会的土匪”。其实,这也不足为怪,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会有害群之马存在。“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更何况六团刚刚组建,战士都是刚跨出校门、远离父母的十六、七岁的小青年,缺乏社会经验,争强好胜,是非观念淡薄,尚未形成正确的人身观、价值观,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也是在所难免。  
           当看到三个农民一脸惊慌的样子,我们马上停住了脚步。我便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大伯,你们好!” 见他们没有反应,依然警惕地看着我们,我马上挑了一个他们最感兴趣的话题道:“大伯,你们粮票要不要?”见我问他们粮票要不要,三人顿时活跃了起来。 这年头,粮票是最紧张的票据,尤其是在萧山这个地少人多的地区,就像现在汽车摇号那么紧张,一斤粮票能卖到四、五毛钱,也就是说当时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也许抵不了二、三十斤粮票。因为,在当时粮食匮乏的情况下,政府为了人人能有饭吃,便按居民人头分配粮食,不管中央领导还是黎民百姓一视同仁。于是,我这一问话,自然具有很大的诱惑力,仿佛突然发出了磁场引力似的,三个人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脸色从惊慌、警觉忽然变得笑容满面,其中一位年纪稍长一点的还迎上前来,客气地邀请道:“快进来,里边坐,里边坐!” 进到屋里,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一间非常简陋的茅屋,四壁和屋顶的茅草却都是新的,显然是刚盖起来不久(当时海涂上的房子全都是用茅草盖起来的茅屋)。于是,我便很随便地问道:“你们是刚搬过来的吧?”  
           聊上了话,那农民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就像和老熟人聊天一样随便:“是啊,这是我的房子。这两位是我弟弟,他们也要来这里盖房子。我们先来这里安顿好,过几天就把家里人都接过来。我们在钱塘江边上住了几十年了。我父亲是抢潮头死的,我的这两个弟弟有时还去抢潮头,总是被我阻止。” 说起抢潮头,我刚到兵团时就听当地农民说起过。据说,当潮头来临前,海水会一下子退去,此时在海滩上会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鱼儿活奔乱跳。抢潮头的人就趁这个机会,冲上海滩抢那些鱼儿,但是海水退去仅几秒钟的功夫,然后潮水便会接踵而来,如果动作稍慢,便会被潮头卷走,连尸骨都找不到。 那农民提起他父亲,脸上露出了悲怆而又痛苦的神色,只是当着我们的面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罢了。而另两位农民这时却朝我们笑笑,其中一个问道:“你刚才说,你们有粮票要卖吗?” 我说:“我们不卖粮票。我们有几斤粮票,想跟你们换点东西吃。”        那农民一听乐了:“我们有什么好吃的?还不是番薯、芋艿、玉米,这些地里的土货。我们余量不够吃,全靠这些粗粮掺合着吃。”说着,一把掀开灶上的锅盖,热气腾腾的锅里,一锅香喷喷的番薯呈现在我们的眼前,立即引得我们食欲大开。原来我们刚才闻到的那股扑鼻的香气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那农民客气地从锅里拿出三个番薯,给我们每人一个。这时,我几乎连个谢字都来不及说,马上贪婪地啃了起来。    
         那农民看到我这副穷相,便笑着叮咛道:“慢慢吃,别烫着噎着!”说着,看着我们吃,一个劲儿地乐。 
        我从来没有吃到过味道这么好的番薯,以前我在家里也经常把番薯当零食吃,可不知怎么搞的就没有这好吃。这令人难忘的番薯味道后来我再也没有尝到过了,以致使我几十年间经常想起当时吃到的这种味道。这是我一生中吃到的最美味的番薯,以后不管吃什么烧番薯,烤番薯,汤番薯都与这种味道相去甚远。 
         这天,我们着实在那里美美地吃了个爽快。临走时,我们便给那农民留了几斤粮票。以后我还时常去,用粮票跟他们换些花生、玉米之类的食物.。(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